来自 科研成果 2019-10-03 21: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科研成果 > 正文

美利哥起步外语学习全国普遍检查,西方国家或

美国启动外语学习全国普查

  原标题:轻视外语教育,西方遇难题

图片 1

图片 2图片源于网络

7月30日,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宣布,“语言学习普查委员会”正式成立。该委员会将针对美国外语教育以及国际教育的现状展开调查。这标志着一场全美范围的外语学习普查工作由此拉开了帷幕。

  “美国人正在失败,因为很少有人会说第二门语言”。美国前白宫幕僚长莱昂·帕内塔日前撰文称,美国或许仍是全球经济大国,“但我们一再亲眼目睹我们的影响力逐渐衰退。在一定程度上,这与我们受制于无法充分了解其他国家和人民,以及无力与对方进行有效沟通有关。然而,令人烦恼的是,我们仍在继续忽视非英语语言的培训和教育,而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缺深思熟虑的短视迹象。”

在这里,有两个概念需要澄清一下,第一是“语言学习”。虽然名为“语言学习”,但实际上主要指外语学习;第二是“国际教育”。该词汇既指人们走出国门、跨越了国界的教育,同时也可以指一种有意识的教育方法,为学生未来进入世界并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而作出努力。从某种程度上说,国际教育就是一种国际化教育。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被视为语言和文化的输出者。然而,在世界各国交往越来越紧密之际,西方媒体猛然发现自己国家的外语人才已跟不上世界发展的需求,开始探讨自己的外语教育是否存在缺失。

应该说,此次全国外语学习普查工作由美国艺术与科学院承担,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该院成立于1780年,是全美最古老的学术团体之一,也是全美众多独立的政策研究中心之一。现有院士4600余人,均为各国学术界、艺术界、工商界以及公共事务领域中的精英。

  美国外语教育40年没变

据报道,“语言学习普查委员会”将与全国各学术与职业机构开展合作,针对各级教育层次中的外语学习与有益之处,搜集各种研究数据,希望针对外语学习与国际教育这一话题,开展一次全国性的对话。由于此次普查系美国近30多年来的第一次,引起了媒体与相关领域的广泛关注。

  据美国《旧金山纪事报》6日报道,在1979年,当帕内塔作为美国总统的外语与国际研究委员会委员时,该机构就发现“美国人在外语上的无能‘令人愤慨’。”去年,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又发布一份类似报告《美国的语言》,其结论与近40年前惊人相似:“英语排斥其他语言的主导地位,已在国内外产生各种不便——无论在商业、外交、公民生活还是在理念交流领域。”

从表面上看,此次全国普查是由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倡导而起的。议员们希望在研究外语学习的现状时,能够考察如下一些问题:在国家层面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保证外语学习与国际教育及其研究追求卓越?怎样才能更有效地利用现有资源去推进和提高语言素养?外语学习对于经济增长、文化外交、未来几代人的能力培养以及全体美国人的成就感,究竟有怎样的影响?

  在这两份报告之间的几十年内,全世界已经发生巨变。如今英语已成为联合国、世贸组织、国际刑事法庭以及国际商界的非官方语言。“然而,仍未改变的是仅有英语是无法满足我们在一个全球化世界内的需求,”佩内塔写道,“在国家安全面临严峻挑战的时代,例如我们今天面临的那些挑战,以及在存在巨大机遇的时代;打开新的国际市场,我们却发现我们自己难以找到能以非英语语言谈话、书写和思考的人才。在那些时刻,我们四处搜寻能用普通话、日语、俄语和普什图语交流的人。”在佩内塔看来,“语言培养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等到我们教育并培养我们所需的会说特定语言的人员时,将会为时过晚。届时危机已经转移。其他国家已经占领新市场。”

议员们之所以提出如上问题,原因大体有三:首先,美国越来越成为一个多语种的社会;其次,美国人也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融入到全球一体化之中;再次,当下人们所面临的大多数挑战和机遇,从公共卫生问题到新技术的发展,无不要求人们要在国际层面上进行理解与合作。

  “象征性的让大学生接受6个学分的外语课程显然是不够的。”美国教育专家霍雷曼表示,外语学习在高中时期是最为有效的,而美国的教育体系却让学生浪费了这个黄金时段。幸运的是,美国商界领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支持采取有效措施,包括培养并认证更多语言教师、打造更多公私合作项目、鼓励移民并改善美国学生赴国外留学机会等。正如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报告得出的结论,美国需要尽可能让所有年龄阶段、各种族和来自各种社会经济背景的人接触更多语言。

当然,让议员们感到忧虑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据不完全统计,80%的美国人仅会说一种语言,而与此相比,50%的15岁以上欧洲人都能使用第二语言交谈。在笔者看来,这应该是刺激美国国会议员提出外语学习的原始动力。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其国家层面上的外语教育政策不无关系。

  澳多元文化面临语言挑战

据《2012欧洲学校语言讲授关键数据》报告显示,在欧洲,有超过20个国家对于学生至少学习一年的“第二门外语”提出了硬性要求。而,且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都规定,在学生小学阶段学习人生中的“第一门外语”,是学校的一门必修课。

  同美国一样,澳大利亚也以多元文化自诩。表面上看,随着移民的不断增加,澳大利亚正成为一个更加多元的社会。最近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6年有72%的居民报告说家里只讲英语,比2011年的近77%有所下降。但这些数据不能说明全部。尽管只说英语的人口比例在下降,但绝对人数却增加了50万。

而在美国,在任何教育层面上,都没有对外语学习作出过统一规定。很多州允许各个学区自行对高中毕业生的语言素质提出要求,而在小学中,能够开出外语课程的学校的比例是很低的。据报道,有些所谓的外语学习标准甚至与外语课程没有什么关系。

  另一个问题是,澳大利亚英语母语者学习第二外语的比例相对偏低。在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看来,类似“世界其他地方都在学英语,我们为什么学其他语言”这样的观点仍有相当大的市场。有调查显示,高中毕业后学过第二语言的学生,澳大利亚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4个国家中位居末席。这说明澳大利亚的外语教育确实存在问题。

正因如此,不少能说一门外语的美国人都不敢说自己的外语是在学校学习的。据2006年美国的一份调查显示,只有25%的美国成年人承认,自己能说一门外语。而在那些掌握第二语言者中,只有43%的人说自己能“运用自如”。在这其中,89%的人所习得的外语技能都来自家庭教育,仅有7%的人说,自己语言习得的主要场所是学校。

  事实上,随着亚洲国家经济影响力的增加,澳大利亚政府一直在强调学习亚洲语言的重要性。20多年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就把外国语言尤其是亚洲语言列为教育的重要方面。这种需求也反映在劳动力市场上,2016年,澳大利亚青年基金会的一份报告发现,超过400万个招聘广告对双语技能的需求增加了181%。但这种对国家竞争力和劳动力市场的担忧,并未反映到教育体系和教学实践中。有学者指出,澳大利亚的多语言、多元文化正受到单语文化和学校课程的扼杀。调查显示,12年级学习外语的学生比例已从1960年的40%下降到2016年的10%左右。中文是澳大利亚使用最多的第二语言,但在学校学习中文课程的大多数仍是华裔。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对于新移民掌握英语的要求,远远大于对英语母语者学习第二语言的关注。近年来,澳大利亚不断收紧移民政策,还要求认可澳大利亚的共同价值观。尽管该举措尚未得到议会批准,但相比多语言教育的缺失,新移民的加入被认为是对多元文化更大的挑战。这也让不少学者忧心将导致国家失去机遇。

关于学习外语的意义与价值,学者以及各界人士已经有过很多精彩的论述。而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外语学习顾问莫里斯所作的论述,或许对我们有新的启发。

  欧洲两强,语言保护和偏科是硬伤

莫里斯认为,在过去的20年间,世界各国变得越来越相互依存,而新技术的产生已经逐步抹去了彼此存在的边界。此时,外语学习的指导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因为正是通过外语学习,人们联结了外部世界,也因此才产生了启蒙过后的公民意识,而这种公民意识在当今摇摇欲坠的世界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作为老牌强国,法国和德国一直以悠久的文化和独特的语言魅力享誉全国。在法兰西公学院的一位教授看来,“两国都对母语保护十分重视,但在多语言的新世界格局中,过分的保护会让外语教育有更长的路要走。”

莫里斯将外语学习的意义归结为如下几种:

  欧盟委员会201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法国在中学阶段的外语教学并不完善。教育部要求中学生须掌握2门外语方可毕业。但在接受完5年的中学教育后,仅有14%的学生可很好掌握第一外语——英语;11%的学生能流利使用二外——西班牙语。法国BMF电视台报道称,在欧盟成员国中,法国人的外语使用水平排在第22位。在外语专家看来,不同于可以从小通过电视上的英语电影和歌曲学习外语的国家,法国本土的文化传播绝少使用英语,大部分通过法语配音和法语翻译进行传播,外语学习环境相对不理想。同时,法国学生的外语教育时间也被认为不够充分。

第一,有利于经济发展。在全球范围内的激励竞争中,未来的商业界需要更多的能够在文化多元环境中工作的人,而这样的人,必须有过硬的外语能力与水平。而很多领域都在寻找这样的外语人才。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掌握一门外语无疑在职业选择上就比他人领先了一步。

  与法国不同,德国的外语教育相对出色,但偏科严重。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外语教育学者克劳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几十年来,德国的外语教育体现出冷战时期地缘政治的痕迹。一份最新的调查显示,在全球非母语国家中,德国人的英语程度位列世界第九位,但亚洲语言十分薄弱。在去年,以中文为专业的大学新生仅有484人。这让德国政商两界都有些坐不住。“德国对中文教育的敏感度偏低。”克劳森指出,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是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之一,但中文教育却远远跟不上时代趋势。

第二,事关国家安全。在最近几年,人们才意识到外语与国家安全的重要性。过去美国政府主要依赖技术手段搜集信息和情报;但“9:11”事件的发生使得美国意识到自己最缺乏的是外语人才,因为缺乏外语人才,就无法把搜集到的情报及时翻译和整理。自此,美国对外语人才提出了更多要求。而缺乏外语方面的人才,无疑会削弱国家安全。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第三,有助于文化理解。学习外语可以促进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相互理解。对于学生而言,掌握一门外语可以使他们产生文化多元主义的感觉,对于他国文化有一种开放的心态,也唯有通过语言,人们才能进入到一种文化之中。

第四,促进文化的多样性发展。未来的世界,包括未来的工作场所,将会呈现多元文化与多种语言并存的局面。现在的美国,已经深受非英语人口激增的影响。仅在莫里斯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州,在公立学校中有6万名学生说着超过170种的不同语言,由此可见一斑。

莫里斯最后总结到,如果说教育是为学生进入复杂世界所作准备的一种手段,那么,我们的教育体制就不能剥夺学生学习外语的权利。而外语学习不仅为学生未来的工作打下基础,更是培养学生具有一种理解他人和理解他国文化的能力。

外语学习就是要突破语言障碍

从委员会的组成可以看出,这里几乎囊括了所有与外语学习有关的重要领域的专家。正如哥伦比亚大学著名学者勒克拉克所说,该委员会就是努力要把近一二十年来在各个领域作出重要贡献的人物组织起来,研究外语学习对于个人、社会、政治、商业等各方面的优势与益处。当把这样的数据聚集起来,相信它们会出乎意料,但也会无可辩驳。对于个人和国家来说,都需要认真学习如何在突破不同语言障碍的交流中做得更好。

据介绍,语言学习普查委员会将深入调查美国人是如何接受语言教育的,从传统的课堂教学到政府组织的各种学习再到工作岗位上的进修,所有形式的外语学习都被纳入到调查的范围之内,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最佳方式,完善现状,找到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长方顿说,外语学习应该成为21世纪美国教育优先发展的重点。对于外语学习普查委员会来说,既要考察现有的一切,也要提出新的观念,其目的是要推动有关外语教育的对话,重点探讨在未来各种文化进行交流时变得愈发重要的知识体系与语言技能。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

《中国科学报》 (2015-08-20 第7版 视角)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利哥起步外语学习全国普遍检查,西方国家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