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视频 2019-10-01 14:1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科技视频 > 正文

北大教学楼名称为

时评:“尊严”问题?“面子”问题!

北大“风水门”尘埃还未落定,清华不甘寂寞,在校园内搞出了一座“真维斯楼”,还极不低调地在墙上挂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真维斯作为休闲服市场的领军企业……为国家教育事业贡献一份力量”云云,一举取代北大成为“众矢之的”。而此前因将教学楼命名为“富力教学大楼”而备受争议的暨南大学沾了清华的光,又被网友翻出来踩。

近段时间,一篇题为《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的文章在网络上走红,该文批评上述四所中国顶尖大学接受了美籍华裔廖凯原的捐款后,不仅以其名字命名受其捐资的建筑,还聘其为名誉校董,成立“廖凯原研究中心”,为他开设了与轩辕黄帝等有关、带有明显玄学特征的选修课等。有网民认为,大学不应为吸引捐款而接受捐助人提出的太多条件,而应提高捐助门槛,维护大学声誉和尊严。

好端端的“第四教学楼”成了“真维斯”的硕大广告牌,清华的学子愤懑,网友们“不能接受”,可校方说这是“惯例”,专家说“可以理解”。谁是谁非,这事儿最好弄清楚,否则,等哪天我们高校的教学楼都变成有“牌子”的,恐怕那时人们就已见怪不怪,没人再去理会这是不是合法,是不是合理。

大学应该维护怎样的尊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

本组撰文 本报记者 李宁

2011年,清华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由于“真维斯”是一个休闲服装品牌,大家纷纷质疑清华的“商业气氛”太浓了。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曾经,五粮液集团提出愿拿出5000万元在清华捐建一座“五粮液体育馆”,后这一要求被清华大学拒绝。由于没有经费,这座体育馆的建设计划没有实现。

■微评论

如今,“真维斯楼”的铭牌依然挂在第四教学楼的门外。学生们在此进进出出,很多学生都曾在这座充满了“商业氛围”的楼中彻夜苦读,相信他们今后的成功也少不了对“真维斯楼”的记忆。而反观那座没有建成的“五粮液体育馆”,如今已经再没有人提及。只是当学生们感觉到没有地方健身时,也许心里会想:再多一座体育馆该有多好。

什么名字配得上清华的楼

此时,谁会关注这座体育馆叫什么名字呢?

有人为“真维斯楼”做了新解——“真理维护于斯楼”。虽然很快有人以“美好特质于斯兴邦后威震四海楼”嘲讽之,但窃以为,如果清华的楼果真就叫“真理维护于斯楼”,别看绕嘴又饶舌,未必就挨骂。“真维斯楼”挨骂的根源在于,不少人认为它难登大雅之堂。

回到“尊严”的话题。这就如同一个自然人一样。当接受另一个人的馈赠时,常常会接受一定的条件,如果条件过分,我们可以选择拒绝,反之则可以欣然接受,这是天经地义的,与所谓“尊严”之类毫无关系。而四所名校在接受捐款之后,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缓解自身的科研教学压力,最终受益的是广大学生。此时,以谁的名字命名建筑,甚至于开设一些或许不太“靠谱”的课程,与这笔资金所带来的巨大利益相比,“性价比”如何难道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或许从一开始,所谓的“商业气息太浓”就只是表面说辞。网友们果真在纠结冠名权吗?未必,他们纠结的,只是由谁来冠名。如果说大学里的建筑物就该有一个符合大学氛围的楼名,那么全国各地都可见的逸夫楼,彰显了怎样的文化?

说到底,所谓的“尊严”问题,更多地可以被理解为“面子”问题。当大学还是高高在上的“象牙塔”时,“面子”是很重要的。但如今,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推进,我们的高校开始抛开“面子”,努力接纳更多的社会资源时,“面子”问题却依然在公众中广泛存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让人无奈的事情。

既然“真维斯”配不上清华的楼,“LV”呢?可能会比“真维斯”的处境好一些,顶不济,可以把“LV”理解成著名设计师的名字而不是品牌名,但是再想,如果这座楼叫“微软”,叫“苹果”呢?恐怕情形又会不一样,很多人会把冠名权的事儿抛到脑后,也不再提什么商业化腐蚀校园了。

《中国科学报》 (2015-09-24 第7版 视角)

说到底,是不是“真维斯”被清华人歧视了?

其实也很难怪清华学子和众多网友。设想一个清纯靓丽的女明星,让她为一款马桶代言,她能乐意?平时看电视,看到自己喜爱的明星在卖药,是不是也挺郁闷,恨不得口诛笔伐?看似没关系,其实是一回事儿。

■教育部规定

不得以捐资者名字命名校内建筑

据清华大学一位教师透露,“真维斯”对清华大学的捐赠是通过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完成的。到底捐了多少钱?面对媒体的追问,“真维斯”的相关人员一直未透露,而直到记者发稿为止,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捐赠多少、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冠名?记者曾就公立高校冠名权的问题致电教育部,但截至记者发稿,还未得到回应。但教育部官网的一份通知显示,高校建筑“冠名”并非随便的事情。这份名为《国家教委关于学校校舍、教室命名的有关规定的通知》规定,“校(园)内各类教室、各类建筑物不得以捐资者名字命名。”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则需审批。至于所说的“特殊情况”为何,记者没有找到相关规定。至于暨南大学“富力教学大楼”和清华的“真维斯楼”是否符合“特殊情况”,是否报批,亦不得而知。

在对“真维斯楼”的争论中,各地都存在的“逸夫楼”受到网友口水大战的波及。在教育部官网,记者发现了《香港邵逸夫基金向内地教育事业赠款项目管理办法》,其中第三章明确规定:“获得邵氏基金赠款建设的各类项目,其建筑物均以邵逸夫先生的名字命名……命名字牌必须用铜或其他金属质地材料制作,镶嵌在建筑物醒目的位置上。”

■事件回放

教学楼成“广告牌”

暨南大学的教学楼风波始于今年5月份,该校学生在网上爆料,并上传照片为证。面对网友“商业气息太浓”的质疑,暨南大学对媒体做了书面通报,称该校一直在多方筹措办学经费,在该校百年校庆前,得到了来自富力地产捐赠的人民币1400万元,是该校校庆期间获得的最大额度捐赠。“按照暨南大学捐款规定,参照其他高校‘惯例’,捐款占到该建筑物造价一定比例可以获得冠名权。”

就在暨南大学做出回应后不久,清华大学又陷入了类似的质疑声中。“真维斯楼”出现的当天,不少清华学子上传了大楼照片甚至工人挂牌时的工作照,教学楼上醒目的“真维斯”刺痛了众多网友。质疑声中,清华大学很快回应,在给记者的答复中称,“为校园建筑物命名是国内外学校筹集资金的通行做法。”

其实,以捐资企业的名称为建筑物命名,在暨南大学和清华大学都不是第一次。据媒体报道,在暨南大学广州校区,除了“富力教学大楼”外,还有“合景泰富楼”“旭日集团运动场”等,而清华大学内,亦有宏盟楼(宏盟是一个广告传播集团)、清华罗姆电子工程馆(罗姆为电子类企业)。在更早之前,因接受了汇丰银行慈善基金捐赠的1.5亿元人民币,北京大学也曾将北大深圳商学院更名为“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北京大学副校长海闻在回应此事时,也表示“冠名捐赠是国际通行的一种‘惯例’”“是很正常的一种措施”。

■网议商业冠名该不该进大学?

言论自由了,价值观多元化了,同样一件事,有人拍砖,有人力挺,也就不新鲜了。当初满腔愤懑曝光“真维斯楼”并上传图片的网友,其出发点可能是想得到更多的支持。但显然,舆论并没有一边倒,有人说“商业气息太浓”,于是就有人反问“拿钱时你怎么不想这个问题”;有人说“和清华高等学府的整体风格不搭调”,就有人问“什么样的风格搭调”……讨论一度从一座楼和一个品牌,延伸到商业、学术、慈善这类宽泛的话题。随后,还有不少网友自编段子调侃此事,段子涉及多个品牌。其实,反问者也未必就是支持,只不过和反对者相比,他们更为现实,没那么感情用事。

【现实派】

□我只能说,如果我是大学生,我们学校有这样一个名字的教学楼,我会觉得很别扭!不管是不是清华。

□拿了企业赞助(又不是脏钱),人家想挂个名还“不能接受”,怎么人家给的钱你就能接受呢?“真维斯”的名声又不差,是因为“许多清华人”瞧不起做衣服的吗?邵逸夫是一个拍武打片的,为什么清华也有逸夫楼呢?

□有人出钱打广告,就有人挣钱。单纯的学生懂什么?潜移默化间,“被加深”了对该品牌的好感。

□叫什么楼真的无所谓,关键是大学有没有应有的精神气质。

【调侃派】

□北大赶紧的,弄个班尼路楼,大家伤不起呀伤不起!中国的顶级高等学府,你们都在搞神马呀……

□请问班尼路大楼和美特斯邦威大楼往哪里走?

□“真维斯”定位不准啊,难道想进军高端品牌?

■质疑冠名标准从何而来?

无论是暨南大学的“富力教学大楼”,还是清华大学的“真维斯楼”,最先表示不满和强烈反对的,均为该校学生,而不少专家学者则认为在高校发展需要自筹经费的环境下,高校免不了要给捐赠者以回报,冠名是很正常的——当然,前提是捐赠合法且捐赠方社会声誉良好。

此态度和校方态度趋于一致。在对事件的回应中,暨南大学和清华大学,一个说是“参照其他高校‘惯例’”,一个说是“通行做法”,口径几乎一致,北大副校长海闻也曾说这是“惯例”。在网友的评论中,也不难见到这样的言语,认为学子的反对源于单纯,源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和“不当家不知道柴米都要花钱”。

好吧,既然都拿“惯例”说事儿,且不说“惯例”是否都是合理且合法的,事到如今,被指摘的冠名发生了一起又一起,又有谁能说明这“惯例”的来源,说得清最初的参照标准?退一步说,我们承认捐钱冠名是“惯例”,那么捐多少钱能得到冠名权,总该有个说法吧?富力地产出资额只占大楼建设耗资总额约13%,给它冠名权,参照的是哪家的标准?

这些细节,专家、学者、校方没一个人说,不晓得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其实,说清楚了,网友不用再纠结,校方不用再尴尬,两全其美。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北大教学楼名称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