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关于科技 2019-12-05 18: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关于科技 > 正文

亚马逊否认放弃中国业务,中美云计算巨头正式

亚马逊云计算业务在中国有了新的动作。

[摘要]截至今年6月30日,AWS的季度营收达到28.9亿美元,同比增长58%,运营利润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36%。

11月13日晚,亚马逊云计算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光环新网发表公告称,同意公司以不超过人民币 20 亿元的金额收购亚马逊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基于 AWS 云服务的特定经营性资产。

图片 1

这笔交易的基本情况为,光环新网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亚马逊购买基于亚马逊云技术的云服务相关的特定经营性资产,并基于该等资产在中国境内提供并运营基于亚马逊云技术的云服务。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

但此公告一出,网上便遍布着 “AWS 出售中国业务”的消息。对此,亚马逊官方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AWS没有出售中国业务。“中国法律不允许外国公司拥有或运营特定技术、提供云服务。为此,为了遵守中国法律,AWS向光环新网——AWS的长期中国合作伙伴和AWS中国区域的服务运营商——出售特定的物理基础设施资产。AWS继续在全球拥有AWS服务的知识产权。”

中美之间的云计算战争悄然打响。

在分析人士看来,亚马逊此举是为了让云计算业务真正在中国市场落地,只不过,它仍然面临来自中国本土公司的激烈竞争。

8月1日,IDC服务供应商光环新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亚马逊达成合作协议,将为北京以及周边地区提供亚马逊AWS服务。

合作起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亚马逊中国的四大核心战略之一,在对外宣传层面,AWS却处于边缘位置。8月12日,亚马逊中国区总裁张文翊履新百日后首次对外亮相,但其一直强调跨境业务的强劲表现,并表示未来5年亚马逊中国将以跨境业务为核心,只字未提不久前正式落地中国的AWS服务。

记者了解到,此次交易并非是光环新网对亚马逊中国云计算业务的收购,只是根据中国监管要求,购买了AWS服务器等资产,亚马逊继续保留AWS云服务的知识产权,且仅限于AWS和光环新网合作的北京区域,不涉及AWS宁夏区域。

作为云计算领域目前的霸主,AWS深耕该领域多年,客户总数超过100多万,分布在190个国家和地区,并成为亚马逊近年扭亏为盈的利器。截至今年6月30日,AWS的季度营收达到28.9亿美元,同比增长58%,运营利润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36%。 事实上,AWS早在2014年初已经尝试入华,但囿于外资企业的身份,AWS过去两年时间内只能提供有限预览版服务,错失了切入中国市场的机遇。而阿里云等一众国产厂商则把握住政策红利,将国外一众云计算巨头抛在身后。

一名接近亚马逊的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与光环新网的合作模式不变。“AWS在中国依然拥有知识产权,提供技术支持,由光环新网去运营,双方收入分成。”

随着AWS正式落地,中国的云计算迎来竞争最为激烈的时代。但与光环新网达成合作协议后,AWS是否就能从此一帆风顺,从阿里、腾讯的手中抢过这一块蛋糕?在电商输给阿里和京东后,亚马逊是否能凭借AWS在中国市场打出一场逆转战,还是最终会像Uber一样败走?

实际上,亚马逊之所以选择将北京区域的AWS交由光环新网来运营,是因为国内监管环境下的政策问题。之前在2013年底宣布入华之后,虽然有与国内IDC公司的合作,但亚马逊也在2014年被曝出涉嫌在华打政策擦边球,规避政策限制来扩大云服务销售。有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一直坚持开展市场经营活动,只是把原来开的发票改成光环新网。

借道入华

在2016年5月,北京市通信管理局还曾对亚马逊下达《整改通知书》,通知中指出,亚马逊没有取得相关资质,要求亚马逊云服务在华停业整改。于是在经过一番基于监管要求的整改之后,2016年8月,光环新网得以成为亚马逊AWS在北京区域的唯一运营商。

若非合作伙伴光环新网发布公告,恐怕国内大多数云计算使用者都不清楚AWS中国已经实现正式落地。

显而易见,合规问题一直是困扰国外云服务商在中国市场取得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2016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规定,云计算的基础设施属于互联网数据中心的一部分,这是国家重点监管的领域。这一规定的出台也被认为是亚马逊方面不得不与光环新网展开合作的直接原因。

8月1日,光环新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亚马逊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亚马逊授权公司基于公司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基础设施,在中国境内提供并运营北京区域的亚马逊云技术及相关服务的《运营协议》。根据该协议,光环新网与AWS中国的合作期限为两年,期满后自动续展一年。

此次交易后,光环新网所购得的算是前端的运营服务;而亚马逊则将退居后方,提供更底层的技术支持。有业内人士评论称,这为AWS在华的合规问题找到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决方案。

光环新网是国内着名的IDC服务供应商,目前在在北京拥有东直门、酒仙桥、亦庄和燕郊四大数据中心,自营IDC机柜1万台,2018年将拥有4万台IDC机柜,目标是成为国内最大非电信IDC运营商。从2016年半年报来看,IDC及其增值服务、广告托管收入合计占公司总营收达到66.88%。

市场仍待突破

AWS选择光环新网并不意外,去年亚马逊与其签订了关于租赁公司数据中心的合作协议,该合作协议涉及的总金额最高至40139万元,几乎相当于光环新网2014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对于AWS这个大客户,业内人士认为光环新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未来庞大的需求持怀疑态度。

事实上,亚马逊云计算业务早在2013年便进入中国市场,不过发展一直不见起色。在本土市场,其已经被阿里云、华为云等国产服务商赶超。

由于业务范围主要限于北京和河北地区,因此光环新网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基于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基础设施在中国境内运营云服务基础设施和云服务平台,向中国客户提供AWS云服务。”业内人士分析,AWS中国有可能与其他IDC运营商达成合作协议,在北京以外的地区提供服务。

在此之前,AWS落地中国采用前店的模式,以北京为前店,宁夏中卫为后厂,光环新网和网宿科技提供IDC和ISP,包括基础架构、带宽和网络功能。事实上,AWS在两年多来,迟迟不能解决牌照问题,直到2016年9月,亚马逊才以光环新网代运营的方式在中国获得合法身份。

亚马逊并非没有考虑过申请IDC牌照,但外资企业成功的案例寥寥可数,而且有一定的条件限制。2012年工信部宣布重启IDC的牌照审发,同时明确规定外商投资企业可以申请IDC业务,但仅限向港澳资本开放,且外资比例不超过50%。此外,外商投资企业申请IDC业务需先取得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批准的《外商投资经营性电信业务审定意见书》和商务部批准的《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AWS宁夏数据中心仍然还没运营,光环新网也未接手宁夏这个“后厂”。兴业证券分析认为,现金收购亚马逊AWS国内资产,无疑强化了光环新网作为AWS中国合伙人的地位。运营主体变更会升级双方的合作模式,光环新网在双方合作关系中将更为主动积极,不仅提供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基础设施,而且还会介入到云服务运营,有助于业务盈利能力提升。

针对上述牌照和运营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AWS中国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AWS中国仍未向记者作出答复。

此外,中国在云计算领域和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异,预期未来3年是国内云计算高速发展时期。

值得一提的是,在AWS正式落地中国市场后不久,AWS的元老之一Adam Selipsky宣布离职,此前他在AWS工作了11年,主要负责销售、市场和业务拓展等工作。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Adam Selipsky是上述亚马逊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截至发稿时,工商信息系统仍显示该公司的法人为Adam Selipsky。

不过,亚马逊在中国仍然面临来自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的竞争。亚马逊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云计算业务的营收为45.7亿美元。阿里云最新一季的营收达到4.47亿美元。尽管二者差距巨大,但是阿里云的市场集中在中国,且保持了100%的增长速度。

外资背景受限

资深IT行业观察人士马继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云计算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巨头未来竞争的主场,对待微软、亚马逊等外资企业,本土公司的策略是激进的价格战,有效地在短时间内抢占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AWS未来的发展还是会面临一系列的制约,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自身的运营决策,都难以突破。

回顾AWS的发展历史,其轨迹与Uber有着惊人的相似。

2003年前后,亚马逊为了处理大量的货品库存和分配,在实践过程中积累和完善了亚马逊的大数据运算能力,后来贝佐斯认为云计算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他希望将云计算的能力对外开放,从而占领未来互联网的基础设备。

Synergy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亚马逊AWS占全球云计算市场31%市场份额,而Microsoft、IBM 和 Google则占22%的市场份额。但在中国市场,阿里云是最大霸主,而亚马逊却备受制约。联讯证券的研报估计,在运营受限的情况下,去年AWS 在中国的收入规模约为1.56 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公有云IaaS 市场占有率仅约为2%,在AWS全球收入中也仅占0.3%.

2013年底,AWS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从2014年开始提供有限预览版的云计算服务,通过邀请的方式限量向中国本土企业和在中国跨国企业开放,包括小米、奇虎360、趣加游戏等企业受邀使用。不过AWS的有限预览服务却一直维持到今年8月才得以改变,主要原因是亚马逊一直未能解决资质问题。

按照国内云计算的监管规则,在中国提供公有云服务需要满足两点要求,首先是所有中国的数据必须留在中国,其次是所有技术服务都由中国企业提供,外方只能是作为技术授权和技术支持方,参与利润分成。

而亚马逊AWS落地中国采用“前店后厂”的模式,以北京为前店,宁夏中卫为后厂,光环新网和网宿科技提供IDC和ISP,包括基础架构、带宽和网络功能,这在国内属于首创。2014年,宁夏与亚马逊签署合作协议,AWS中国数据基地落户宁夏。中卫网信办提供给投资者的数据显示,2015年,亚马逊宁夏项目首期投资15亿元,部署900个机架,安装服务器3.5万台。

然而这一做法显然得不到监管部门的认可。在光环新网达成此次协议前,AWS中国的有限预览服务已经运行了近两年时间,而且还被有关部门责令整改。今年5月,国家信息化主管部门下达《整改通知书》,通知中明确指出,AWS中国并没有获得相关资质,要求亚马逊停业整改。

劲敌环伺

摆脱了政策监管限制后,AWS可以在中国市场大展拳脚,但留给亚马逊的空间似乎有限。

在AWS落地前,海外的云计算厂商早已与国内的服务商达成协议,抢先占领中国市场,例如微软与世纪互联、SAP与中国电信、甲骨文与腾讯云、IBM与世纪互联等都是通过中外合作的模式实现落地。根据世纪互联披露的数据显示,微软Azure落地一周年收入约合1亿美元,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世纪互联CEO张振清在财报中称,“受微软云业务和IBM云业务的双双驱动,世纪互联正经历着云业务的稳健增长期”。

除了上述国外云计算巨头外,国内一众互联网巨头亦有建设云计算服务的计划,以阿里为首的国产云计算厂商走在最前方。根据IDC发布的2015年中国公有云计算报告显示,阿里云以31%的市场份额大幅领先其他竞争对手,而第二、第三名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主要依靠政府和企业用户。

虽然阿里云与AWS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但不少分析师已经将阿里云、AWS和 Azure放在云计算第一阵营,并称之为“3A”。阿里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阿里云的表现出色,营收达到12.4亿元,付费客户数同比上升119%至57.7万户,连续5个季度保持100%以上的增长率。德意志银行曾发布研究报告中预计,2019年阿里云的年度营收将达到677亿元人民币 ,接近AWS2016年营收的预测。

按照目前的增速,再加上近期的国际化布局,阿里云追上AWS并非空想。阿里云国际业务总经理喻思成表示,过去一年里,有数万中国企业使用阿里云海外基础设施来拓展业务,全球一张网的数据中心布局为企业们节省了逾百亿元的出海成本。目前阿里云在香港、新加坡、美国西部和美国东部设立有数据中心。今年年底之前,阿里云还将启用位于欧洲、澳洲、中东和日本的数据中心,成为中国首家在全球主要互联网市场均有云计算资源覆盖的服务商。

有从事云计算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IaaS提供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服务等服务高度同质化,目前云计算服务的价格战越趋激烈。不过各大厂商都尝试从自身的优势项目进行切入,如腾通云和金山云的主要服务对象是游戏厂商,乐视云主要为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提供云服务,在不同的业务场景下,厂商提供的云服务将会形成差异化竞争。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关于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亚马逊否认放弃中国业务,中美云计算巨头正式

关键词: